Google
 

星期日, 7月 27, 2008

郝萬山講傷寒論-經絡是客觀的存在, 還是空有的想像?

很有意思,中醫在兩千多年以前的《黃帝內經》裡就把經絡的循行部位描述得非常清楚,把經絡的行血氣、營陰陽、調虛實、處百病、決死生的功能寫得清清楚楚。

可是伴隨著現代自然科學發展起來的解剖學、發展起來的生理學,對經絡毫無記述,沒有記載,似乎人體沒有經絡的話,生理學照樣可以講,解剖學照樣可以講,人體的生理機能繼續在進行。所以這兩個醫學之間的這這種明顯的反差常常給我們思考。你看,中醫的辯証要靠經絡,用藥要講歸經,也要靠經絡,針灸的取穴要循經取穴,推拿按摩要循經點穴,導引行氣要循經行氣。中醫學處處離不開經絡。

經絡到底是存在的還是不存在的?到今天,甚至中醫界的人,還有人說經絡只不過是古代中醫頭腦中假想的一種通道,大家琢磨琢磨,如果是一種假像的的通道的話,那我們的藥物的性味歸經是假想的,針灸的取穴是假想的,子烏虛有的,那中醫還要它存在嗎?幾十年前,我們什麼事情都是一窩蜂,搞針灸麻醉,針灸麻醉,如果是膈肌以上部位的手術,包括顱腦的手術、甲狀腺的手術、心肺的手術,常常有許多人可以達到到一級鎮痛的效果。病患在神志非常清楚的情況下,透過針刺以後,誘導上一段時間,就可以順利地完成手術。有許多人是這樣。

當然,對膈肌以下的腹部的手術效果就不好了,那麼即使使膈肌以上的這些手術有一定的效果的話,這就應當研究。你絕對不是扎在一個子烏虛有的頭腦中假想的東西吧?如果是一個頭腦中假想的東西的話,那麼病患客觀上他怎麼能達到鎮痛的效果呢?甚至有許多病患能夠達到一級的鎮痛的效果呢?

所以那個時候政務院周恩來總理就主張找一些搞生物物理學的、搞現代自然科學的人去研究經絡,你靠中醫大夫去研究經絡的話,他還是那種道統的思路。

當時有一個生物物理學家叫祝總驤,我上課很少說老師們的名字,這個祝老師當時他是個生理學教授,也是個生物物理學家,他是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的一個人。總理就說,你能不能夠來研究經絡。他當時心想,經絡哪有啊,我教的生物學沒有,我教的生理學也沒有,既然你讓我來研究的話,那我就証偽。我交的答卷,就是用我現下的科技手段證明經絡不存在就可以了。

他當初是那麼想,可是他說怎麼証偽啊?我得用生物物理學的手段,用生物化學的手段,用物理學的手段,不就是聲、光、熱、電、磁、核嗎?用聲學的方法他怎麼測啊?拿一個聽診器,隨便放在胳膊上哪個部位,拿小錘敲這個胳膊,看看有經絡的地方和沒經絡的地方聲音一樣不一樣。你說這個實驗是不是非常非常的簡單啊。經絡是縱行的,他橫著敲,沿著經絡循行線的營運方向垂直來挨著敲,拿聽診器聽,閉著眼睛,讓另外一個人敲,敲到一個地方呢,他覺得聲音和其他地方聲音不一樣,就在那個地方點一點,再換個地方敲,又有個地方的聲音不一樣,再點一個點,然後再換個地方敲,睜開眼睛一看,驚奇地發現聲音不一樣的地方,這些點居然能夠連成一條線,這條線就是經絡的循行線,他說這是偶然的嗎?他每條經絡都做,結果每條經絡都能夠敲出高振動的音的點來。然後他說是不是這個助手有意識地知道這個地方有經絡循行線,他敲這個地方,把叩診錘敲得力量重一些呢?然後他就設計了一個用計算機控制的小氣錘,當、當、當、當,敲到經絡循行線的時候,確實可以聽到一個高振動音,拿那個聲譜儀來分析的時候,那麼也確實是一個高振動音,就證實經絡循行線有高振動音的特性。用經絡測定儀,是他自己設計的經絡測定儀來測,被測試者手攥上一個參考電極,然後測試者拿著一個測試電極,沿著經絡循行線的方向來垂直地畫線,等一畫到經絡循行線這個點的時候,電流計的指標偏移,說明局部的電阻降低,電流增大,電流強度增強,再換個地方又找出一個低電阻點。結果發現,低電阻點的連線和剛才那個高振動音的連線是重疊的,都是經脈循行線。

所以這樣簡單的一個聲學的、電學的方法,測得了經絡循行線具有高振動音的特性、具有低電阻的特性。當然,他們的實驗已經做了30年了,試驗繼續在做,那麼越做發現經絡越存在,越發現經絡存在,越能夠用現代的手段給它標定清楚。

有一次,我到他那裡參觀,他說,郝老師,你說中醫書上所記載的東西,是古代的準確呢還是現代的準確?我當時想,科技是在發展的,應當是現代更準確。他說不對,他說宋朝王維一所做的針灸銅人,足三裡穴往下,足陽明胃經是一條線,足陽明胃經走到足三裡的時候,拐了一個彎,一條線下來了。可是《靈樞經》記載的胃陽明胃經的循行線,是在足三裡穴這個地方分了兩叉下來了,郝老師你說哪個對啊?我說這只能利用你的實驗來驗証哪個對,哪個不對啊。他說我試驗驗証的結果,《黃帝內經‧靈樞經》的記載是正確的,而宋朝王維一省略了一條支脈。

因此他得出一個結論,中醫的著作,是越古越準確,越古越好,這和一般的科學的發展規律是不一樣的。

我們這個實驗小組用聲學的方法、用光學的方法測得了十二經脈,包括督脈、任脈的客觀存在,而且,測完了之後,這個人是終生不變的。你30年測的,比方說20年前測的這個人,足陽明胃經就在這個地方,20年後測還是這個地方,不僅用這兩種方法可以測得所有的人的十四經脈的準確的循行部位,而且呢,在動物身上也可以測得動物的經脈線的準確的循行部位。

所以他的最初以証偽為目的的這項研究,其結果沒有証偽,經絡確確實實是客觀存在的。所以他現下成了擁護經絡學說的一個最堅定的生物物理學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