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星期二, 10月 02, 2007

流感疫苗有汞沒關係?

這幾天衛生署和西醫聯手大力鼓吹流感疫苗,就連疫苗有含汞官方和醫師都一同睜眼說瞎話說沒問題。
藥廠要賺錢,政府不管人民的死活,這是什麼世界?
就連沒汞的疫苗該不該打都是個疑問了,何況是含汞的疫苗。
很奇怪的邏輯是,中藥含汞不能吃,但疫苗含汞沒關係,話都是他們在講的。
講到這裡,想轉貼一篇文章。
要不要打疫苗,是大家的自由。但重點是不能以愚民的方式,提供錯誤的資訊,讓大家以為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不是嗎?

轉貼--自閉症、腦炎和疫苗注射

從希臘字根auto(意即自己)而來的自閉症(Autism)一辭,是在一九四三年,第一次由心理醫師Leo Kanner評述其症狀:「該情形和目前報告記錄的有著顯著且獨特的不同…」自閉症孩童全神貫注在自己,而且與人疏遠--他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疏離、沒有反應,且無法與他人連結。他們經常有心智障礙、過動且有暴力傾向。

「這種失調很難去形容其特徵,但是一個很明顯的特色,就是無法以有意義或自然的方式,與他人產生連結或溝通。」自閉症研究學會(Autism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 Bernard Rimland 博士表示,在他一九六四年出版的書《嬰兒自閉症--症候群及其與行為的神經理論的關聯》中,他推翻可能是父母養育不當或心理疾病導致自閉症的這種說法。

「自閉症是一種生理失調,而不是情緒疾病。心理治療、心理分析和密集的心理諮商,這些方法是沒有用的…」Rimland 如此表示。(註一)

每一萬名寶寶就有五名有自閉症。雖然每個自閉症孩子都不同,但大致上百分之七十五有某種程度的心智障礙,其他百分之十的自閉症孩子是自閉症學者(就像達斯汀霍夫曼演出的電影「雨人/Rain Man」的角色)。既然情緒因素被排除,專家們現在朝因物理、化學或生物異常導致的大腦疾病方面尋找原因。自閉症的肇因被大家視為一個謎。

但是對醫療研究者及歷史學家 Harris Coulter 博士來說,這可不是個謎。他指出,「美國人腦部的醫療傷害(medical assault)的第一個受害者就是自閉症兒童…自閉症患者通常有多重失調--心智障礙、癲癇、腦部麻痺等。這些都顯見是與神經學起因相關的疾病。…自閉症是因神經的失調…在美國的第一例自閉症發生在咳嗽疫苗變得非常流行的當時。」(註二)

疫苗是如何引起自閉症的?答案:腦炎。雖然腦炎或「腦部的發炎」有其他的肇因,如嚴重的感染、腦部外傷及嚴重發燒,但是這些原因比起疫苗注射後腦炎來說,導致腦炎發生的機率要少得多。

在大量疫苗注射計畫實施前,自閉症及相關的腦部損害情況,發生的並不多,但現在是普及的疾病現象。Coulter 認為腦部受損是因孩童時期接受疫苗注射,而造成腦炎之後的症候群。這項主張,對任何家有學習障礙、過動、識字困難、頭蓋骨神經受損、或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來說,一定是教人不安的。

Coulter 表示,「Kanner 誤解以為自閉症和其他疾病不同。不過他情有可原,因為他不是神經學家,只是一名心理醫師。Kanner名之為自閉症的症狀,在一名神經學家看來,馬上能指出是腦炎後的症狀。」

腦炎在本世紀二○、三○年代是為人所熟知的,那時流行了幾次感染性腦炎。腦炎在破壞這些病患的腦部後,留下各種不同的神經方面問題。這些狀況如今看來,和疫苗注射後的傷害一樣,例如,自閉症。精神病院及矯正學校成為當時許多「腦炎後症候群」患者的家。

「在檢視過有關感染性腦炎的大量文獻後,我很快瞭解到腦炎的長期影響,和我們今日在美國心理學會的 DSM3 所見的『嬰兒期或兒童期明顯的失調』(發展障礙)完全一致相同。這包括自閉症、過動、識字困難、注意力集中困難及其他十來種症狀…初步來看,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疏忽。」Coulter 指出。當有人終於指出自閉症的神經學本質(相對於心理的)後,「心理衛生專業人士應該立即能認識理解這層與腦炎的關係。進一步說,許多種腦炎是因為疫苗注射引起的事實,這已廣為人知。但這也正是為什麼醫師避開這議題的原因。既然沒有人想要非議疫苗計劃,腦炎就從來沒有被公開且完整地討論過。」

一九八六年的「疫苗補救法案」設立了隸屬於美國全國醫療科學院的一個委員會,以便檢視疫苗造成傷害的資料。該委員會出版了兩本書,討論各種疫苗造成的傷害--一本在一九八九年出版,另一本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第一本書指出,證據支持 DPT 疫苗和腦炎的因果關係存在。這些陳述為疫苗傷害及腦炎的辯論,提供一個正當、科學的基礎。

「但是沒有任何生理現象是非黑即白的。人們不能認為疫苗注射一定會讓小孩子完全正常,也不能以為疫苗一定就有嚴重的影響。這些影響的程度應該有一個範圍--例如有些孩子受到不大也不小的影響?或是有些受到疫苗接種輕微影響的孩子?任何知道一些藥物生物學的人,就知道當你在討論一個大群體時,如在美國每年出生的兩百萬嬰兒,整個作用反應一定會有個完整的影響範圍。…有些副作用或長期影響不是下週或兩週後就可以感覺出來,而可能是五年或十年後,當家長意識到自己小孩的動作或行為,與其他同齡小孩不一樣時,才會嘗試著去瞭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只是,我們在此討論的受傷害兒童的數字很高。雖然醫療主管單位會聲稱,「在成千上百的兒童裡,有一個兒童可能無論如何就是會受到疫苗注射的影響。」但這種低估情勢的說法,真是可悲!

舉例來說,Coulter 和 Fisher 在其撰寫的書《DPT:在黑暗中的一針注射》裡估計,每年有一二○○○至一五○○○的神經嚴重受損個案,是因為孩童時期的疫苗注射所引起的。該書也是第一本嚴重攻擊疫苗安全的醫療迷思的著作。然而,這些數字和Coulter 以下的陳述相較起來,顯得微不足道。Coulter 表示,「每五到六個小孩中,就有一個小孩受到疫苗注射不同程度的影響…大概是人口的二○%…」。

一些研究人員在研究調查這些資訊時,也會瞭解到其嚴重性。如同 Viera Schelbner 博士在她的書《疫苗注射:免疫系統的醫療傷害》裡指出,「疫苗注射是無知和對疾病不科學的處理方法的縮影。…免疫,包括那些用在嬰兒的免疫方法,不但不能阻止任何感染疾病的發生,在醫療介入歷史中,比起任何其他人為活動,反而導致更多痛苦,更多死亡。

當兒童時期的疫苗注射導致的災難完全顯現後,得花上數十年才能清理完成。所有的疫苗注射應該立刻停止,而且所有疫苗副作用的受害者都應該得到適當的補償。」


讓我們以 Coulter 博士的話做結語,他提醒了我們這個主題雖然有這些證據,但仍難以被討論:「有人妨礙了大眾去察覺這些神經性障礙和腦炎後症狀的關係……因為有人不願承認孩童時期的疫苗注射計畫,是可能導致臨床及次臨床腦炎大流行的唯一原因。」

下一次當你看到一個耳聾的小孩在使用手語,或是坐在輪椅的小孩,或是一個過動兒,你會怎麼想?是運氣差、基因不好、或是壞疫苗?


小兒麻痺疫苗
無法預知的健康威脅

「自一九五五年起,商用小兒麻痺疫苗中的 SV40 ,由於其獨特的系統特徵,目前的 SV40 感染測試方法仍無法識別出來。」(註三)

之前,醫療主管單位及政府並不正視小兒麻痺疫苗受到致癌病毒污染的這個意見。但最新的研究確認了這個說法。在上述的論文中,研究人員在一九五五年以來就使用的小兒麻痺疫苗中,發現 SV40 病毒的一個緩慢作用特徵。這個病毒特徵是無法用現有的測試方法辨識得出來的,所以對人體健康也造成潛在威脅。該病毒已經出現在某些人體癌症組織裡。小兒麻痺疫苗不論過去或現在,都是藉由猴子的腎臟細胞培養出來的。這些細胞有可能受到污染,且會進一步威脅人體健康,但這是我們無法預知或察覺的。


自閉症和汞
二年聖地牙哥會議得知的事實

感謝 Sallie Bernard 的傑出研究,醫師們再也不能忽略自閉症和疫苗注射之間的連結關係。Stephanie Cave, Amy Holmes,及 Andrew Wakefield 報告了具啟發性的、有關汞中毒的資料。(註四)該資料大部分引自 Bernard 的研究工作。

Cave 博士解釋為什麼美國小孩在兩歲前,光從疫苗注射而來,身體就累積了二三七 micrograms(mcg, 百萬分之一公克)的汞--這是遠遠超過環境保護署目前制定的「安全」標準,○.一mcg/kg.per day。那是 microgram 的十分之一,甚至不是 1 microgram。

最毒的三天:
出生日--B型肝炎疫苗--一二 mcg 的汞 = 三○倍於安全值。
四個月大時--同天注射 DtaP 及 HiB 疫苗--五○ mcg = 六○倍於安全值。
六個月大時--B型肝炎疫苗及小兒麻痺疫苗--六二.五 mcg汞 = 七八倍於安全值。
十五個月大時,小孩又接受另外的五○mcg = 四一倍於安全值。
疫苗裡的汞是一種汞化合物( thimerosal ),比一般的汞(甲基汞)還要毒五○倍。因為:

  注射入人體的汞,比攝取的汞還要毒。
  在嬰兒體內,沒有血液--腦部的屏障關卡。
  汞會在腦細胞及神經裡累積。
  六個月大以前的嬰兒無法製造膽汁,而膽汁是排除汞的必要元素。

自閉症和汞中毒傷害:腦部、神經細胞、眼睛、免疫系統、消化系統、肌肉控制和語言能力。

專家研究汞的毒性已有數十年,環境保護署也設定其安全標準。但是,當一個孩童暴露在汞毒性(疫苗裡的汞化合物)最嚴重時期的狀況,卻從來沒有一個汞毒性的研究有包含在內!從海鮮食物及環境而來的甲基汞被強調,但是兩種最毒的汞來源卻被忽略:疫苗及牙科使用的汞合金。

環境保護署無權管理藥品,那是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工作。這就是為什麼疫苗及汞合金甚至不在汞的「安全」標準設定的計算範圍內!

Andrew Wakefield 博士是一名英國的外科醫師。他解釋為什麼四分之三的自閉症患者都有病態腸堵塞,是因為這些腸子內的組織異常腫大。差不多在每個受檢驗的自閉症患者裡,都可以發現的結節狀增生,是一種免疫和自體免疫的反應。Wakefield 和O'Leary 博士明確地指出這種反應和來自 MMR 三合一疫苗的麻疹病毒的存在有關。在那些細胞裡,就找不到其他病毒了。…這是一個新的腸病理學。

Wakefield 分別拿出美國及英國十年來的圖表,顯示在MMR三合一疫苗問世以後,兩國的自閉症發生率都同樣突然飆高。麻疹發生率在 MMR 出現以前,就已經自行下降超過八五%!一項研究顯示,曾感染過非典型麻疹的母親,生出的小孩中有76%的機率,在注射 MMR 疫苗後變成患有自閉症。

教人注意的是,該會議並沒有任何建議,教大家在營養及排毒方法上,來排除體內的汞。

參考資料:
註一:取自Karolyn A. Gazella所著的「自閉症--走出黑暗的旅程」一文,Health Counselor Magazine, Vol 三 No. 六:June/July 一九九四
註二:「疫苗、社會暴力和犯罪--美國人腦部的醫療傷害」Harris Coulter博士著
註三:此文章由Rizzo, Di Resta,Powers, Ratner, 及Carbone撰寫,刊登在一九九九年一二月份的「癌症研究」Vol. 五九, pp.六一○三--六一○八。
註四:http://www.chiroweb.com/archives/18/25/02.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