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星期六, 7月 07, 2007

東北角-金瓜石-九份

第一次到九份是在唸研究所的時候,那時閒暇時間較多,所以有較多的機會和三五好友,想到哪就開著車去了。
會到這裡來,是抱著一種懷舊的心情,想體驗一下悲情城市裡的情境。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今天的九份,似乎已經感覺不到往日的悲情了。
既使知道在假日時來訪,一定會敗興而歸,但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往往會明知不可為而為知,也許是在家裡悶瘋了吧。

一到東北角,迎接我們的是湛藍的天空和海水。

在陰陽海附近一處海岸,我仔細端詳了一下跟老婆說: 我們好像來過這裡拍婚紗。
老婆用一種懷疑的口氣反問: 真的嗎? 是這裡嗎?
可見婚紗照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相信大部份人的婚紗照都跟我們一樣,放在家裡櫃子裡的某個地方。而且本來已經低得可憐的出場機率,還會隨著時間急速遞減...

為了不讓九份的人潮車潮壞了興緻,我決定將它安排在最後一站。

在陰陽海的地方,有個小漁港。
天氣熱得快把人溶化了,老婆不想被太陽荼毒下車,只想待在車上吹冷氣。

從金水公路上去,有一些視野不錯的地方,可以找地方停下來看看。
從勸濟堂再往上開,有一個大停車場,停車場旁有個木頭棧道通往觀景台,這裡可以看到陰陽海的全貌。

這次沒有去黃金博物館。因為在勸濟堂附近被指標愚弄了,所以我們都失去興緻了。

天氣又熱,肚子又餓,只想找個地方躲太陽,吃吃東西。

到了九份,我們吃了一碗芋圓,一串花枝丸,還有一碗道味不怎麼樣還要六十塊錢的紅糟鰻。
跟著人潮心不在焉地走過一堆令人提不起興趣的商店,我終於忍不住了...
於是跟老婆提議: 回家吧!

於是這趟九份之行,就在這樣的悲情中結束。

張貼留言